長江商報 > 蘭州民百分光利潤后凈利降逾八成   朱寶良20億豪賭國通快遞血本無歸

蘭州民百分光利潤后凈利降逾八成   朱寶良20億豪賭國通快遞血本無歸

2019-12-12 06:28:36 來源:長江商報

長江商報記者 魏度

精心布下連環資本局、分紅獲利15億元的前桐廬首富朱寶良,恐怕要上演監獄風云了。

前日午間,蘭州民百(600738.SH)突發公告,公司實控人朱寶良因個人原因被桐廬縣公安局采取刑事強制措施。

消息一出,蘭州民百股價連續兩日大幅下降,市值蒸發近3億元。

朱寶良是一個傳奇人物,更是一個充滿爭議性的人物。

2003年,是朱寶良人生轉折點,也是其名揚天下之時。當年,通過受讓國有股權,朱寶良成為西北地區最大的商貿領域上市公司蘭州民百實控人。

入主蘭州民百16年,雖然公司擺脫了困境,但其經營業績一直不佳。直到2018年,借助資產倒騰,公司凈利暴增10倍,高達15.84億元。

在執掌蘭州民百之時,朱寶良通過控制的紅樓集團不斷“攻城略地”,涉足百貨、地產、旅游、酒店等諸多產業,而豪賭國通快遞或是其敗北的根源。

公開資料顯示,朱寶良運作國通快遞7年,如今處于全面停工、巨額虧損境地。

去年以來,朱寶良推動蘭州民百土豪式分紅。2018年-2019年前三季度,公司幾乎分光了當期全部利潤,朱寶良及其妻子洪一丹合計分得約15億元。

這筆巨額資金去了哪里?目前尚不得而知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如今的朱寶良已經深陷絕境。除了國通快遞巨額虧損的窟窿需要填補外,朱寶良夫婦所持蘭州民百股權全部質押,通過紅樓集團所持股權質押率也接近70%。

分光利潤后的蘭州民百,今年前三季度,凈利潤(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,下同)大降83.80%。

豪賭國通快遞崩盤

轟動資本市場的朱寶良被抓事件,或是朱寶良一手締造的商業帝國的崩盤前兆。

據蘭州民百公告,公司收到桐廬縣公安局函告,公司實控人朱寶良因個人原因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,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。公司稱,該事項為朱寶良個人事務,與公司經營無關。

朱寶良被采取刑事措施,表面上看,雖然僅波及蘭州民百在二級市場的股價,但深層次影響不容小覷。

公開資料顯示,朱寶良1962年5月出生于浙江桐廬縣瑤琳鎮,早年喪父,靠母親把他拉扯大。1992年,時年30歲的朱寶良懷揣省吃儉用積攢的3000元只身前往杭州闖蕩。1995年,他成立金都實業,先后建立杭州家電城、鞋城以及杭州環北小商品市場。

1998年,朱寶良走進上海灘,開始新一輪波及。

朱寶良的資本首秀是2000年,其耗資9000萬元買下浙江富春江旅游股份有限公司49.6%國有股權,拿下桐廬山水40年經營權,朱寶良因此聲名鵲起。

首次資本運作成功令朱寶良信心陡增,此后動作不斷。

2001年7月9日,距離南京夫子廟500米的新潮廣場公開拍賣,朱寶良通過紅樓集團(金都實業更名而來)出資5500萬元拍下。

2003年6月,朱寶良西進大西北,通過紅樓集團耗資1.09億元獲得蘭州民百28.75%的國有股權,成為其實控人。借此,朱寶良首次進入資本市場。

目前來看,上述投資,朱寶良以其獨特眼光、精準運作均獲得了成功。而斥資20億元殺進快遞行業,或是朱寶良犯下的至今仍后悔不已的錯誤。

2012年7月,經過7月7夜艱辛談判,朱寶良最終與深陷財務危機的民營快遞公司上海希伊艾斯快遞(簡稱CCES)董事長方元里等簽署了并購協議,紅樓集團對CCES絕對控股,并承擔所有債務。

當時,朱寶良的承諾是,未來3-5年,紅樓集團將為CCES投入20億元。

收購之后,朱寶良將CCES更名為國通快遞,并派駐紅樓集團高管前往掌舵。

20億豪賭快遞為朱寶良埋下了崩盤的禍根。收購之后,國通快遞并未與紅樓集團旗下優質資源實現深度融合,隨著順豐及“三通一達”快遞紛紛躋身資本市場,市場集中度不斷提升,國通快遞經營舉步維艱。

公開信息顯示,從2017年開始,網點停擺、拖欠工資等風波不斷,投訴率急劇攀升,負面消息纏身。

今年3月,國通快遞陷入業務暫停、加盟商退網的困境。曾有媒體報道稱,國通快遞每天虧損200萬元,總共虧損數十億元,停下來就是節約成本。

盡管目前尚不清楚朱寶良被抓因何而起,但其國通快遞已經深陷債務泥潭已是不爭的事實。

朱寶良通過紅樓集團大肆并購擴張,涉足地產、商業百貨、旅游、電商、物流等眾多,曾經被稱為中國民營500強企業。如今,國通快遞巨虧,或是拖累朱寶良的罪魁禍首,也是其20億元豪賭必然要吞咽的苦果。

分光蘭州民百利潤也無濟于事

或許是為了拯救國通快遞,朱寶良曾經資本運作頻頻,但最終仍無濟于事。

作為紅樓集團核心資產,蘭州民百是朱寶良重要的資本運作平臺。為了騰挪資金,朱寶良大顯身手。

長江商報記者發現,一方面,朱寶良通過紅樓集團大肆“攻城略地”,另一個方面,頻頻質押所持蘭州民百股權融資,為其并購擴張存儲彈藥。

2013年開始,也就是收購國通快遞之后,股權質押頻率及比例不斷增加,到2016年5月,紅樓集團的股權質押率達99.51%。

2018年3月,朱寶良實施了一次神操作,將紅樓集團旗下的上海永菱90%股權、上海乾鵬100%股權合計作價24.61億元出售。而在2009年,紅樓集團收購兩標的各100%股權之時耗資8.43億元。此番一倒騰,蘭州民百獲得18億元處置收益,使得當年凈利潤達15.84億元,同比暴增10倍。如今,公司又將上海永菱剩余10%股權作價2.20億元出售給對方。

朱寶良早就盯著這筆暴增的利潤,去年一年,蘭州民百累計通過派發現金紅利分掉了15.60億元利潤,約占當年凈利潤的99%。

今年前三季度,蘭州民百分紅2.27億元,而凈利潤只有2.03億元。

由于朱寶良及其妻子洪一丹以及二人控制的紅樓集團(朱寶良兒子朱家輝也持有蘭州民百少量股份)合計持有蘭州民百62.68%股權,去年以來合計17.87億元分紅,朱寶良一家合計約獲得12億元分紅禮包。

此外,在將上述出售的資產注入蘭州民百之時,紅樓集團獲得3.87億元現金對價。以此算來,上述系列運作,朱寶良一家共計賺得16億元現金。

這筆巨資流向何處?除了少量用于降低紅樓集團股權質押率外,其余的資金或許用于拯救國通快遞。當然,真實情況目前尚不清楚。

如今,朱寶良及洪一丹夫婦所持蘭州民百股權全部處于質押狀態,紅樓集團的股權質押率也接近70%。而蘭州民百在大肆分紅后,業績暴跌。今年前三季度,其凈利潤為2.03億元,同比大降83.80%。

與去年同期相比,今年前三季度,蘭州民百的貨幣資金近乎腰斬、債務有所上升。


責編:ZB

長江重磅排行榜
視頻播報
滾動新聞
長江商報APP
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
冠通游戏中心大庆麻将 大富翁捕鱼领红包 炒股票入门 广西麻将下载官方 一分时时彩官网 福建快三2月推荐 2分彩走势分步图 诺安股票基金净值 时时彩数据分析软件 天津体彩11选五技巧 平码四中四准确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