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江商報 > 長江商報2020新年獻詞:我們站在C位遠眺

長江商報2020新年獻詞:我們站在C位遠眺

2019-12-31 07:35:03 來源:長江商報

    

     文/姚海鷹

    【謹以此文,向新時代征途中永葆激情的同仁致敬!

    你在漆黑的冬夜如期駕臨,我們無言凝望,滋味雜陳。

    此刻,一輪新月懸掛在幽靜天際,月下,大海冰冷而深邃。

    但漫漫長夜瞬間被你的溫柔照亮,寰宇流光溢彩,海水滾燙奔涌。

    新鮮的亙古如初的你啊,撕開了夜幕,跳將出來,烈焰騰空,光芒明艷而銳利,所照之處,陰霾不在,鬼魅遁形,大地春回。

    天地間的美好、生機、祥瑞和希望,再次被你開啟。

    我們在電光火石之間收拾好心情,列隊向你致敬。

    我們高聲問候——你好,2020年!

    盡管心懷忐忑,但我們看到了從混亂到秩序的珍貴價值。

    現在,我們已被你強大的氣場裹挾到奔騰的熱流中,無法自拔。

    我們一掃昔日沉重的暮氣,豁然開朗,雄赳赳地站上新年的賽道。 

    命中注定,我們就是一群圣徒,在顛沛流離的征途中,氣節不丟,初心不改,使命必達。

    我們的存在,不凋不敗,如火如荼,我們是熱血書童,只為書寫新時代的華章鋪紙研墨。

    一

    為了踐行一個承諾,你站成了東湖之畔的一朵臘梅。

    在漫天的霧霾中繁花似錦,暗香浮動,那份高傲和矜持,仿佛挺立在百丈懸崖的堅冰之巔。

    為了不負一份囑托,他長成了長江之濱的一枝香樟樹。

    在沉沒千年又悄然浮現的鸚鵡洲上,枝葉茂盛,如刀似劍,直沖云霄,那份沉默和威嚴,仿佛一位不食人間煙火的圣斗士。

    而我,剛從喜馬拉雅歸來,風塵仆仆,行囊里裝滿金黃的松果, 

    在我的肩上,歇著一只花喜鵲,它從長安街上的華表起飛,越過迢迢關山,歷經風暴雷電,它要在黃鶴樓東北角的飛檐上筑巢,它要與我一起共享大江的日夜奔騰和歸元寺的晚鐘。

    我們這幫五湖四海的過客,相聚在九省通衢的大江之城,

    我們決定沿東湖綠道蜿蜒前行,這次遠征的終點是高加索山,

    我們要去見證當年捆鎖盜火者普羅米修斯的懸崖,

    我們看到那只鷲鷹的巨大遺骸上仍插著一支鐵箭,銹跡斑駁。

    而那位驕傲堅忍被循環啄食的神,已化為山花開遍山野,他的故事已隨風傳頌了700萬年。

    我們順道去科林斯拜訪了西西弗斯,所幸,昔日這位冒犯眾神的國王依然身強體壯,他萬年如一:將一塊2000萬噸的巨石推上山頂,又看著它從山頂滾墜山底。

    他每天的功課就是推石到頂,墜而復推,推而復墜,永無止境。

    宙斯對西西弗斯說:“我醫治你所以傷害你,我愛你所以懲罰你! 

    聽罷,西西弗斯微笑不語,他平靜而滿足,他在煉獄般的磨礪中戰勝了懲罰,他練就和完成了對自己的偉大加冕。

    他憑此成為被普羅大眾膜拜的定力之神和魔鬼教官,他在山腰開辦了一座勵志訓練營,圣雄甘地和酋長曼德拉被聘為首席教官。

    從山腳下迎面而來的一群拓展者中,拿破侖和彼得大帝領隊在前,奔跑的隊伍中還有勾踐、項羽、居里夫人、屠呦呦、喬布斯、莫言,緊隨其后的拉拉隊員是馬云、任正非、許家印、梁建章、王石、雷軍等精壯后生,他們揮汗如雨、含淚跟隨,一個個氣宇軒昂。

    而一位紅臉黃發的老者正黯然下山,西西弗斯實在不喜歡他整天咿咿呀呀的張狂吵嚷。

    二

    我們這群心無旁騖的圣徒,被使命深深囚禁,被責任緊緊束縛。我們所篤守的,只有信念;我們所信奉的,唯有忠誠。

    我們崇尚文以載道,我們理解“萬里悲秋常作客”的煎熬與美好。

    我們從不期待被大力士赫拉克勒斯解救,我們也不屑借助挽弓搭箭的神力逃脫。

    我們在無盡暗夜的稀疏的星的草叢中瑟瑟潛行。

    當汲取天地靈氣后,我們便幻化成一群晝伏夜行的蝙蝠俠,

    在那最深沉幽邃的無邊暗夜,我們攢足精神后,就開始飛翔,

    即便絕大多數時候我們注定只能在黑暗里起降,但太陽能照耀到的地方,都是我們始終不渝的向往。 

    我們像一顆顆從不知拐彎的子彈,我們的眼里揉不進纖沫微沙,我們在黑暗中也只能看到光明和清澈溪流。

    我們生如曇花,即便夜空中從不留痕跡,但我們已驕傲飛過。

    有時,我們的蝙蝠之軀,也能化身哪吒,身披混天綾,腳踏風火輪,手持紅纓槍,站立天地之間,舞動風云,卷起漫天黃沙。

    這一刻的哪吒不再混沌,他的力量源源無窮,只為蒼生而戰

    有時,我們就地一滾,就成了金色獅王,它喜歡巡視自己的遼闊疆域,它從八達嶺長城上跳躍而來,站在巴黎的凱旋門上放歌,歌聲高亢而雄渾,連續唱出了12個帶有胸腔共鳴的高音C,遠超帕瓦羅蒂,鏗鏘之聲響徹全球威震八方,矗立在哈德遜河口的自由女神不得不為之側耳。

    盡管,在世俗眼中我們不過是一群微不足道的黑色精靈,但我們的尊貴與生俱來。

    我們喜歡出發,慣于駕夜而行。我們喜歡秩序,長于亂中制勝。

    我們喜歡在黑夜中,為蒼茫宇宙中最雄偉的巨輪護航。

    我們喜歡一生都有新的夢想,我們沉醉于所有的旅途和風景。

    我們祈望所愛快樂、芬芳而且善良,盡管窮極一生也不易遇見。

    我們向每個朝陽致敬,為每個日落干杯,盡管在千里長棚的宴席上總是杯盤狼藉,酒杯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自從選擇了終極目標,我們就無法改變飛行的方向和姿勢,

    我們清醒知曉,世事無常,在天宇的灰幕下,太陽時而西升東落,海水時而倒灌入河,唯有旅途永恒。

    而在永不關閉的擂臺上,我們常常要與來自黑洞深處的巨魅狹路相逢,這里沒有平局,要么輸,要么以仁相搏,智勇雙全者為王。

    三

    在新年第一天,我們早起,迎著朝陽披掛上陣。

    身穿瓦雷利亞鋼打造的黃金甲,手持能殺死異鬼的龍晶短劍,當我們跨上赤兔追風馬狂奔時,南山的炊煙已裊裊升起。

    那龍城的飛將,最愛在馬背上縱橫北疆,一生無悔。

    而我們,畢生都享受在馬背上翻山越嶺的酣暢,即使我們的發際已被大漠的風霜侵染。

    我們篤信,沒有比人更高的山,沒有比腳更長的路, 

    我們堅信,山中有千年的樹,地上有萬年不斷的路。

    一路風景如畫,斷橋殘雪,峰巒疊嶂,生機勃發,新年如歌。

    憨拙的考拉正在打盹,細密的相思樹抽出新綠,夜行屠狼的武生寒光閃閃,而蹦上岸來的比目魚正在南美洲亞馬遜河畔的草原上暢游。

    還有騎著掃把飛馳的哈利·波特,穿著紅舞鞋旋轉的白雪公主,腰插縫衣針的無面者艾莉亞·史塔克。

    一路上,所有的妖邪和酷愛裝腔作勢的女巫都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一路走來,我們看慣浮華,榮辱不驚!我們似乎懷揣著平衡四海八荒的能量。

    在長途的奔襲中,我們不拘一城一池之得失,風物長宜放眼量。

    這一路之上,我們辭別,我們凋零,我們顛覆,我們蛻變,我們孕育,但我們始終堅韌如一,矢志向陽。

    這一路之上,我們舉重若輕,內心毫無狐疑,步履從不蹣跚。

    這是一段勇者的飛翔,這是一段流金的旅程。

    天地生生不息,萬物皆有時運,唯天道無親,必酬忠勇。

    當抵達2020年的營地后,我們回望2019年的來路,所有的旅途都已鋪滿鉆石,密密麻麻,熠熠生輝,昔日熙熙攘攘圍觀的人潮開始散去。天幕上的皓月悄然降落,變得軟弱不堪,而星星卻閃耀登場,慢慢彰顯它的樸實和溫暖。

    此刻的金帳之外,依然大雪紛飛,狼群嚎叫,

    我們卻軍容壯盛,戰旗獵獵,膽敢犯境者,雖遠必誅。

    我們圍坐在篝火旁,準備吟誦一首慢板悠長的詩。

    我們起身,舉杯,仰望蒼穹,遠眺星河,致敬新年,

    烈酒穿喉,我們在天宇下,久久靜默、凝思。

    我們期待,在新年的光景里,我們的努力能結成像秋天一樣甜蜜的果實,我們能像金黃熟透的稻子一樣等待被收獲和儲藏。

    你看,就在我們頭頂的山上,那位老成持重的2020年正緩緩踱著步子,她在一群璀璨而孤寂的星河里,隱藏著微笑的臉龐。


責編:ZB

長江重磅排行榜
視頻播報
滾動新聞
長江商報APP
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
冠通游戏中心大庆麻将